茅威涛造梦“小百花”

时间: 2018-05-01 06:56

茅威涛造梦“小百花”

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改编自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的剧作《四川好人》,茅威涛一人分饰男女两角,既穿上了西装,又首次在越剧舞台上以“女性”角色示人。(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4月26日《南方周末》)

越剧该变成什么样? “最终一个剧种能不能走出去,有没有传承的可能性,还是要靠作品。”

从1984年开始,茅威涛的名字就与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下称小百花)挂钩,小百花也逐渐成为闻名全国的越剧表演团体。担任小百花团长18年,茅威涛好几次觉得干不下去了。如今,这段历史即将终结。

2018年3月27日,在“蝶之2018”发布会上,茅威涛正式宣布卸任小百花团长,首次以百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下称百越文创)董事长的身份亮相。百越文创是由阿里巴巴、浙江绿城集团、小百花等共同投资成立的新公司,将涉猎剧场运营、剧目制作、国际合作、艺术教育、项目投资等多项业务。

其中,在邻近西湖的曙光路上,“中国越·剧场”已经竣工。剧场由台湾著名设计师李祖原设计,顶楼停驻了一只“世界上最大的蝴蝶”。剧场将作为小百花的驻场演出地,常年演出越剧。驻场新戏《三笑》是一出“江南民调音乐剧”,取材于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茅威涛乐于看到剧场未来成为杭州的文化地标。

一些原创项目已经开始运行:请英国《战马》团队制作音乐剧《狼图腾》;买下百老汇热门音乐剧《大鱼》版权,制作中文版。“我们还会搞艺术教育、搞培训;我们也会试图涉足影视剧投资;剧场里还会有餐饮、书吧、咖啡馆,有衍生产品……”茅威涛说。

茅威涛希望转换的不仅是身份,还有思维,“我不再是团长、艺术家的思维了,而是一切以利益最大化为最高出发点,像企业管理一样,投入要有产出。但是,利益的前提,仍然是以越剧为核心、艺术为核心。”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那时我们不愁没演出”

茅威涛见证过小百花的黄金时代,这支越剧团几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1982年,浙江省文化厅在省内选拔28位年轻演员,组成“浙江省越剧小百花赴港演出团”,准备赴香港演出《五女拜寿》。茅威涛当时还是桐乡市越剧团的演员,入选并参与了半年的强化集训。

在香港的演出反响热烈,吸引众多名流前去观看,邵逸夫、包玉刚还专门请演员们到家里吃饭。“五女”扮演者茅威涛、方雪雯、何赛飞、何英、董柯娣一炮而红,被称为“五朵金花”。茅威涛由此起步,逐渐成长为“越剧第一女小生”。

1984年,赴港演出团没有就地解散,而是在政府支持下,挂牌成立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剧团一成立,就去北京参加新中国成立35周年献礼演出,长春电影制片厂还把《五女拜寿》拍成了越剧电影。整个1980年代,以及1990年代初期,是小百花的黄金时代。

“那时我们不愁没演出,每到一个地方,都是最高规格接待,除了西藏、新疆没去演出,几乎全国每个地方都去演出了,可以说红遍大江南北。”茅威涛记得,有次小百花去越剧的“大码头”、上海的人民大舞台演出《五女拜寿》,戏迷们凌晨三四点起床排队买票,队伍从九江路一直蜿蜒到西藏中路,足足500米长。排到六七点钟该吃早饭,有人捡块砖头,把自己的身份证压在底下,抽身去买豆浆、粽子,填饱肚子再回来接着排队。

1990年代初,杭州武林广场的“红太阳展览馆”开了来自台湾的第一家婚纱公司,茅威涛和“小白菜“扮演者陶慧敏被请去当模特,做形象代言人。除去团里的演出,各地大大小小的综艺演出邀约也纷至沓来。1994年,购车还极为奢侈,茅威涛就购买了一辆本田雅阁。

“骂归骂,看归看”

好日子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转弯。

随着影视剧日渐兴盛,再到互联网兴起,越剧的生存环境日益严峻。“杭州剧院场地一块一块都分租出去了,承包商爱干什么干什么。”茅威涛回忆。不仅越剧,整个中国戏曲都日渐式微。

随着年龄增长,越剧观众群体日渐萎缩,新的观众群体又没有壮大起来。无戏可演,为了拿政府的演出场次补贴,小百花的演员们整天下农村,和基层剧团抢农村市场。也不排新戏,旧戏随便演一演。演员们心灰意懒,台柱“五朵金花”有出国的,有下海的,还有转去影视圈发展的。茅威涛留了下来,在她的印象中,当时的景象就像《红楼梦》里大观园的末期。


上一篇:e代理谈“小B赋能”:为精准三方提供全方位优质
下一篇:济南小龙虾价格"疯涨"三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