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商人入川寻同母异父兄姐 失散30年终团圆

时间: 2018-05-16 15:37

30年前,他从陕西一路来到四川,和同母异父的大哥和两个姐姐参加了母亲的葬礼。然而,这次见面后,双方就失去了联系。十余年来,他每年都会来川寻亲数次,但走遍了记忆里的街巷,询问过无数人,始终没有一丁点消息。手足之情,成了魂牵梦绕的执念。

5月14日,再次来川寻亲的郭西康,从成都崇州公安处得到消息,让他心心念念的哥哥和姐姐,终于找到了。随后,他一路来到三姐家、大哥家,再到二姐家,一家人终于吃上团圆饭、拍下全家福。“我们兄弟姐妹,再不要分开了。”陕西汉子郭西康,掩面泪流。

陕西商人入川寻同母异父兄姐 失散30年终团圆

兄弟姐妹重聚,拍下全家福。华西都市报图

苦寻 

每年来川寻亲,从没有想过放弃

5月14日上午,崇州崇阳镇一家宾馆外,58岁的郭西康和妻子站在街道上,等着熟悉的身影出现。几分钟前,他接到当地警方电话,称要来接他去失散多年的亲人家里。这个消息,他已经等了30年,“很激动,很多话想跟哥哥姐姐说。”

当天上午,前往第一站——三姐林乔云家时,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郭西康也从激动变得忐忑,“三姐,还记得我吗?”

十余分钟后,车子熄火停下,窗外传来一声,“西康,你来了。”郭西康这个陕西汉子,瞬间泪崩。

看到“哭鼻子”的弟弟,林乔云抬手为他擦拭。之后,她拉着弟弟的手,“妈妈走时,你才20多岁,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两姐弟再见,有太多的话和故事讲不完。

在四川崇州,郭西康有同母异父的大哥和两个姐姐。“以前陕西的家里穷,很想过来找你们,但我连来回的车费都凑不够。”郭西康说,“后来出去闯荡,我在甘肃做起了香料、辣椒生意。”

十多年前起,凭着仅有的记忆,他开始一次次入川寻亲。“记得是在崇州,以前这里叫崇庆县。”当时,郭西康还特地雇了三轮车,让师傅拉着他四处转悠,到处问人,都没有结果。

这些年,郭西康一有机会,便从甘肃或陕西出发,入川寻亲。“我从没有想过要放弃。”他说,这样看似在大海捞针,但相信总有一天可以寻到失散的亲人,重新续上这段手足情。

陕西商人入川寻同母异父兄姐 失散30年终团圆

郭西康夫妇与三姐(右一)见面。华西都市报图

希望

警方助力寻找,挨家挨户查线索

“这次能找到亲人线索,很感谢陈警官他们的努力,还有帮助过我的四川热心人。”今年4月13日,再次来到四川寻亲的郭西康,找到就近的崇庆路派出所,希望通过查询户籍来寻找亲人。

“记得大哥叫陈佩玉。”除了名字,他印象里大哥家住一个四合院后面,出门不远就有卖煤油的,但街道信息记不清了。

“我们通过名字,找到了几个相似的人,但结果都不相符。”对此,崇州市公安局崇庆路派出所的陈警官说,警方便安排人手走访辖区多条街道。“根据一些老人回忆,找到了与郭西康讲述相符合的街道——向荣街。”随后,警方几乎挨家挨户敲门询问,最终在老街坊口中得知他大哥一家的下落,“他大哥改了名字叫郑拔玉。崇州这边的几兄妹,也是很多年未见了。”

再后来,警方通过这条线,经过数天走访,也获得了郭西康三姐、二姐的消息。

陕西商人入川寻同母异父兄姐 失散30年终团圆

郭西康夫妇在二姐(左一)家,母亲的照片仍挂在墙上。华西都市报图

遗憾

得知大哥去世,他哭得像个孩子

找到三姐,让郭西康泪流满面。而对于手足情深的大哥,郭西康想过无数个重逢的模样,甚至在车上直言,“要和大哥一起去祭拜母亲,然后回家喝个大醉。”但这样的场景,郭西康再也见不到了。

车窗外,街道、人流一闪而过。车内,他听闻了大哥去世的消息,没能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像个孩子。都说长兄如父,从小时候起,大哥就十分照顾他,有吃的、玩的都会给他留一份。

“母亲在崇州时,大哥就对她照顾有加。”郭西康说,母亲去世时,葬礼上大哥哭得很伤心,“我离开四川回陕西时,大哥还千叮万嘱,一直把我送上车才离开。”

当天上午11点过,在崇州杨祠街附近,郭西康见到大嫂和侄子。

“像,跟大哥年轻那会儿很像。”看到大哥的儿子,郭西康眼眶通红,比划着侄子当年的身高和场景,“伟伟,最后一次见你,你还只有这么点高,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了。”

“父亲走了快十年了。”侄儿郑万伟说,他知道陕西有个叔叔,但家人没有联系方式,也不知道具体在哪儿,“父亲离开时,都曾念叨过叔叔。”

团圆

时隔30年,重聚拍下全家福


上一篇:这波操作太6了!吃鸡毕业照走红 戴上三级头、背负98K小姐姐们帅炸了
下一篇:[高手的姐]福彩双色球055期三码蓝04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