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乙评林梅村著《蒙古山水地图》

时间: 2018-05-16 15:36

白乙评林梅村著《蒙古山水地图》

林梅村:《蒙古山水地图:在日本新发现的一幅十六世纪丝绸之路地图》,文物出版社,2011年9月出版,187页,3000.00元。
一件文物,在正式进入公众视野前,一般要先通过专家小组周密鉴定,再经研究者深入考据,以准确揭示其性质、价值,进而成为普遍的公众认知。当然,随着研究的深入,这种公众认知也会慢慢随之修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除夕夜,一幅名为“丝路山水地图”的长卷被捧到了春晚舞台,短短几分钟的展示与解说,亿万观众的热情被迅速点燃。这幅长卷原本叫什么名字,因题签早已毁失,我们无从知晓。春晚称“丝路山水地图”,倒是应景,也便传播,但变乱名实,于古无徵,实不可取。文史学者,尤其是对舆图有兴趣的研究者,这时会下意识地回溯上面那个过程,自然也绕不开林梅村教授的专著《蒙古山水地图》。

白乙评林梅村著《蒙古山水地图》

春晚上的“丝路山水地图”
要弄清这幅长卷的递藏流传过程,最不能忽视的,是现存的舆图目录。好在此前已有胡成等几位先生关注该问题,挖掘出不少此前未受关注的重要材料,推进了此项研究。今细绎目录,参酌其说(胡成:《〈蒙古(丝路)山水地图〉原名考证》: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8714230965151),重新讨论这幅长卷的流传过程及相关问题。
有关清代的舆图资料,除《天下舆图总折》(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外,所编舆图目录尚有《萝图荟萃》《萝图荟萃续编》《国朝宫史续编》《舆地图一百三十二卷目录清单》等几种。1936年,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文献馆编印了《清内务府造办处舆图房图目初编》。此后,第一历史档案馆又编成《内务府舆图目录》。其中,《萝图荟萃》《国朝宫史续编》二书的著录信息,对研究《蒙古山水地图》颇为重要。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福隆安、裘曰修等人,奉敕查勘内务府舆图房所储舆图,择其中较重要的四百余件,分门别类,编成《萝图荟萃》。所谓“萝图”,应即“籙图”,萝、籙同声,皆来母字(从于省吾说)。古代帝王登位,受命于天,称“受籙图”。后来,词义引申,泛指广义的舆图。“萝图荟萃”即重要舆图之总汇。
这部《萝图荟萃》,“舆地”类著录的二百五十八件舆图,形制分“张”“卷”“排”“套”“轴”“册”六种。在“舆地”目下的“藏卫蒙古回部朝鲜等处”三十一件舆图中,著录“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   一张”。《萝图荟萃》著录题名中的嘉峪关(No.1)、巴达山城(No.147,作“荅”)、天方(No.210)、西海、戎地面(No.211),分见今《蒙古山水地图》卷端、卷中、卷末。据嘉庆年间编成的《国朝宫史续编》,此图形制、尺寸都与今所见《蒙古山水地图》相合,知应是同一图卷。关于此图形制,《萝图荟萃》著录为“张”,《国朝宫史续编》著录为“卷”,现在所见《蒙古山水地图》也是手卷。如二书著录无误,则此图重新装裱、改成手卷的时间应在乾隆二十六年至嘉庆十一年之间。

白乙评林梅村著《蒙古山水地图》

《蒙古山水地图》卷端、卷中、卷末
乾隆年间,编《萝图荟萃》时,此卷题签似已毁失。主事者大概是择图中卷端、卷中、卷末的几个地名,才将此图著录为“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题名中的“回部”,是清乾隆中叶对天山南路一带的通称,带有明显时代痕迹,也非原图旧名。
嘉庆十一年(1806),庆桂等人奉敕编成《国朝宫史续编》,其卷一〇〇也著录了这幅图,且对此图的形制、尺寸有详细记录:“嘉峪关至回部、拔达克山城、天方、西海、戎地图一卷:绢本。纵一尺九寸,横九丈五尺。”其中,题名脱一“面”字。《蒙古山水地图》中的“巴荅山城”,《国朝宫史续编》作“拔达克山城”,其余几幅图,此处地名,也都作“把荅山城”,译音无定字,但记其音,实为同一处地方。“一卷”“绢本”与《蒙古山水地图》相合,“纵一尺九寸,横九丈五尺”的尺寸也几乎相同。《萝图荟萃》《国朝宫史续编》的著录,与现在所见《蒙古山水地图》手卷,应是同一件东西。
清帝逊位后,“清室善后委员会”成立,开始清点故宫各处所存物品。从1924年到1930年,清点工作一共持续了五年多时间。清点结果汇集成《故宫物品点查报告》,在“造办处”物品清单中,“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已杳无踪迹。1936年,故宫博物院文献馆重新整理内务府造办处舆图房所藏舆图,复覈《国朝宫史续编》《萝图荟萃》及《续编》,编成《清内务府造办处舆图房图目初编》(简称“《初编》”),也已不见《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的影子。


上一篇:可能是最 “壕” 的三十周年纪念!Air Jordan 4 经典黑红、白红元年配色定档 2019 !
下一篇:音乐节不仅要high,还要有耀眼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