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恒宏 新机场“挑战不可能”

时间: 2018-05-04 10:44

原标题:白恒宏 新机场“挑战不可能”

白恒宏 新机场“挑战不可能”

 

人物小传

白恒宏,北京建工集团北京新机场指廊工程项目经理,1978年出生,1998年进入建筑行业。

从望京新城、新闻出版总署办公楼项目,到朔黄发展大厦工程项目、北京新机场指廊工程,白恒宏参建过各种类型的建筑项目,一步步从技术工人成长为项目经理。被授予2018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前,白恒宏也曾获得过北京市青年岗位能手、首都劳动奖章等荣誉。

无论何时见面,他总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让身边的人也仿佛能不由自主地忘却紧张。一个爱笑的人,是北京建工集团北京新机场指廊工程项目经理白恒宏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北京新机场,被称为“新世界第七大奇迹”的超级工程,形如一只“钢铁凤凰”。2016年,当新机场仍是一片荆棘杂草和荒地时,白恒宏就来到了这里,在近700个日日夜夜的奋斗和坚持中,建设着这个超级工程,让它渐渐露出凤凰雏形。白恒宏总说,认真努力了,大胆去做了,结果总不会太差。

善思

把大雨当淋水试验

4月21日,双休日的周六,北京迎来了春日里罕见的一场大雨。早上9点,白恒宏走入北京新机场指廊工程项目部,挨个敲开技术人员的办公室,喊大家打上伞去指廊现场看一圈。“4月份的北京,难得下这么场大雨,大家都别在屋里坐着了,一起去看看指廊屋面。”

一声号令下,一群人戴上安全帽、穿上雨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雨中的北京新机场指廊。到达施工现场,白恒宏先领着大伙在地下一层和地上两层看了看,又攀爬脚手架到达指廊屋面,把屋面上的每个角落都巡查了一遍。可喜的是,最让他悬心的金属屋面在大雨中也是坚若磐石,没出现一点儿问题。

“这可是一场喜雨,是天气留给我们的好机会,目的就是来检验我们的工程质量和防汛能力。”从屋面上走下来,见到记者的第一眼,白恒宏淡定地说,完全没有因为大雨影响了施工进度而产生懊恼。

“30万平方米的五个指廊,如果按照传统方法去做淋水试验,那可很费劲。这场大雨,不就是一场大自然给我们做的淋水试验吗?”白恒宏嘱咐着技术工人,把大雨中暴露出的问题仔细记录下来,等到雨停了,该修补的修补,该调整的调整,这样,等到防汛期真正来临时,整个团队才不会慌了阵脚。“北京新机场是个备受瞩目的工程,每个人都有压力,要让压力变成动力而不是阻力,就得多看多转多思考。”

巧干

使用无人机和传感技术“盯梢”

实际上,来到北京新机场担任指廊工程的项目经理,对于白恒宏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旅程。“虽然干了十几年,但严格说,北京新机场是我的第一个机场工程。上任之初,曾有人和我说,小白,你能坚持两个月吗?至少得坚持100天啊。到今天,我已经坚持两年了。”

作为北京建设的第二个机场,北京新机场同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相比,难度更高。最典型的是,出自建筑界“女魔头”扎哈笔下的新机场,承袭了扎哈一贯对于流线型的偏爱,大胆采用了弧形屋面和外墙,“凤凰”的形容也由此得来。这种流线的造型,意味着施工复杂度的成倍增加。

仅以金属屋面屋盖为例,在设计图纸上,屋盖的最高点达50米,由最高点向周边起伏下降至指廊端部,高度也降到了25米。而从金属屋面的组成看,从里到外包含了主檩托、主檩条、次檩托、次檩条、穿孔镀锌压型钢底板、防潮隔汽层、岩棉保温层、TPO柔性防水层、镀铝锌高强钢板、装饰板钢龙骨和复合金属装饰板,是一个足足有11层的结构。“当初屋面钢网架提升时,因为标高不同,难度就很大。”白恒宏说。

工艺之外,另一个挑战来自于工期,五个指廊主体结构施工的实际工期不到一年。“一年时间就得搭出骨架,还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实话实说,最开始我心里是没底的。”白恒宏给记者讲了一个细节,冬季进行混凝土浇筑时,为了避免浇筑出来的墙体有裂缝,他派人从搅拌站就盯着,又在混凝土中使用了现代化传感技术。主体结构施工的最后阶段,他更是每隔一天就让技术人员用无人机航拍一次整体进度,根据进度来补缺查漏,直到2017年12月31日,“钢铁凤凰”顺利“穿衣戴帽”,完成功能性封顶封围。白恒宏说,“工作压力最大的时候,我也会紧张得睡不着觉,但面对团队技术人员时,我从不说压力,就告诉他们我们一定能行。”

求新

自研“钢筋连接器”给施工提速

项目技术人员们对白恒宏的评价是:“一个喜欢钻研、勇于创新的人。”


上一篇:泰国网红Pocky福利美照 大腿又白又嫩,欧派傲人
下一篇:养生靓汤白背叶根猪骨汤